• 首页 > 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正文
  • 基本农田上山 浙江嵊州上演土地“超级变变变”

  • 责任编辑:森达 来源: 经济观察网 2011-10-20 22:17:47
  •     导语:“同样是破坏基本农田,黄泽镇后枣园村的前任村支书和村委会主任2002年因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零6个月,而现在怎么没人管了?”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陈文雅 “同样是破坏基本农田,黄泽镇后枣园村的前任村支书和村委会主任2002年因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零6个月,而现在怎么没人管了?”

        10月17日,浙江省绍兴嵊州市黄泽镇后枣园村村民宓钦标向记者表示:“2010年后枣园村的169.67亩农田(包括69.58亩基本农田)被卖给个人挖砂挖成了河道,村民投诉后,国土局干脆向省国土厅申请审批修改基本农田规划,将原来基本农田的位置改成河道,将一块未经任何整理的山地划为基本农田,而2200万元卖砂款中包含的1180万元复垦费则不知去向。”

        2010年3月8日,嵊州市砂石资源储备中心(嵊州市砂管办创办企业)委托绍兴市拍卖商行有限公司嵊州分公司拍卖黄泽镇后枣园169.67亩农田进行挖砂(包括69.58亩基本农田),4月12日,以2200万元将开采权卖给个人金军富。宓钦标说,当时村民们对此事并不知情,事后,后枣园村收到160万青苗费,由于这些基本农田是村集体所有,所以村里每个农户分到了1000元。至于开采的合同,村民们都未能目睹。“这么多基本农田被挖掉本来应该报省里及国务院审批,但他们投标拍卖连本地国土局都没盖章批示,是砂管办自己搞的。”

        这169.67亩农田位于后枣园“杨柳岛”,其中的69.58亩在1998年被规划为基本农田,土质优质平整。“如今在中间挖成很宽很大的河道,估计深10米,而这种情况还在继续,还涉及到黄泽镇主要水系——黄泽江堤坝边。”宓说。

        村民投诉此事后,嵊州市国土局向省国土资源厅提交了调整后枣园规划中的169.67亩农田变黄泽江江河的审批申请。7月下旬,国土局出示了4月份变更的规划图及4月前的原图纸,“两相比照,规划把挖砂的地方从原来的基本农田变成了江河,农田边上的山地是我承包的,他们没有进行任何整理工作,从图纸上看已经成了基本农田,但实际的现状还是山地,一点儿也没变。”宓表示。

        “按照挖砂拍卖内部协议,黄泽镇政府应该进行挖砂原地复垦,复垦后把农田还给村里。”宓说,村民向国土局反映此事后,被告知已将1180万元复垦费给了黄泽镇政府。然而村民们事先对此毫不知情,复垦的工作也未实际展开。

        “镇政府擅长把山地做资料做成基本农田然后上报国土局,后枣园村前二年所谓新‘整理’无水源山坡地,就是被做资料做成了基本农田,邻村施家湾村的山林也是的,说大点,黄泽镇所有的山地都快被镇政府不花一分钱的情况下变成了基本农田。当然这些都涉及到复垦费用去向不明。”宓表示,村民不断向上级部门反映,但“领导调任,时过境迁,不但责任人不需要追究,连调整现状的人都没有了”。

        黄泽镇党委书记阮德显说:“那几个村民是因为之前偷偷挖砂,破坏了农田,后来我们进行了规范清理,不让他们挖了,他们就来投诉。他们说的都是不对的,不要听他们的。”

        此外,阮德显解释说,1180万元并非复垦费,而是“砂子开发管理费”,是镇里用来做开发管理的资金。阮还表示:“去年年底,省里就已经批准了后枣园村的基本农田规划调整,有900亩地全部调整为建设用地,包括挖砂的地块在内,用于建设开发。”

        至于用于这900亩建设用地占补平衡的基本农田补在哪里,阮德显表示这是全市统筹的,他并不知情。

        而宓钦标则称,“国土局已经承认,去年金军富开始挖砂时那块地肯定还是基本农田。规划调整是今年4月而不是去年年底批下来的。”

        “这个‘砂管办’,即嵊州市砂资源管理整治办公室,以前是市直管,现在归水利局了。”宓说,“金军富没有任何资质(采砂证等)当然属于滥采,规定说四公分以上的石子不能卖,他就压碎了卖。村民去水利局反映,被告知他们只管河道挖砂,管不了农田挖砂,让找国土局。国土局都推到镇里,说复垦资金在镇里,镇里应该按协议挖一部分砂就复垦一部分,按协议且是原地复垦。可是镇里又让村民找市领导。现任市领导则说是上一届政府的问题,不关自己的事。”

        宓钦标和其他村民于9月28日向嵊州市人民政府反映了此事。嵊州市国土局表示,此事该局监察大队还在调查中。

        “在一些地区,为了土地的经济效益,基本农田‘上山下海’比较普遍。”浙江省国土系统一位官员表示,“2006年,浙江省出台了《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推进低丘缓坡综合开发利用工作的通知》(浙政发[2006]20号文),实际操作中主要是为了搞占补平衡,腾出新增建设用地指标,但占用的农田和补充的耕地在面积上虽然勉强相同,质量上却相去甚远,占用的是良田,补充的是山地或围海造田的地,大部分补充的地只能种一些大豆等经济作物,无法种植粮食。”

       

    猜你喜欢

    无相关信息
  • 欠孩子那些事!同远亲子节教重庆的你拿父母上岗证
  • 石家庄夏令营:交通安全教育成为新课题
  • 太阳城集团冠名赞助张学友巡回演唱会澳门站
  • 长路体育Beauty Run武汉再造狂欢 欲搭建大众赛事全
  • 从此ATJ取代BAT?百度掉队但京东实力尚不足!
  • 普及贴:缴纳社保费用影响制作社保卡进度吗?
  • 刘瀚锴应邀赴台湾进行文化交流
  • 徐晓东搅混了武林江湖未必是一件坏事
  • 主编推荐 ...
  • 杜卡迪推出1299 Panigale R 最终版本

  • 阿提哈德航空加密埃及和尼日利亚航线班次

  • 中国品牌官网荣膺2017世界移动互联网大会“年度最具公信力...

  • 最新人物 ...
    滚动新闻 ...
    新闻排行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中国商人杂志     E-mail: cbmag@163.com  律师团队:北京正大律师事务所  联系QQ:360737408
    (C)版权所有 中国商业报道     浙ICP备11030195号-1